王兆星强调,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包括降杠杆、补短板,降杠杆就包括降地方政府和企业部门的杠杆,过去几年这两类主体增加了很多债务,这些都是潜在金融风险的重要领域。总体来讲,经过过去两年多降杠杆,在化解地方和企业债务过程中,已实现了稳杠杆和债务的下降,“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还在不断深化,地方政府和企业的降杠杆工作还要继续”。

(十一)商业银行要坚持审核第一还款来源,减轻对抵押担保的过度依赖,合理提高信用贷款比重。把主业突出、财务稳健、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信用良好作为授信主要依据。对于制造业企业,要把经营稳健、订单充足和用水用电正常等作为授信重要考虑因素。对于科创型轻资产企业,要把创始人专业专注、有知识产权等作为授信重要考虑因素。要依托产业链核心企业信用、真实交易背景和物流、信息流、资金流闭环,为上下游企业提供无需抵押担保的订单融资、应收应付账款融资。